溪橋野渡

如果真的有如此方便的道具就好了。

♞CP:狮心组(濑名泉×月永雷欧)
♞ leo视角,成年交往中设定,无脑清水小甜饼,如果能博君一笑的话就再好不过啦。
♞OOC可能请注意!

        事到如今月永雷欧不得不承认,入睡习惯不佳的确更容易做恶梦,尽管他现在毫无疑问正处于自己的卧室中,可那熟悉到令他几近麻木的惨痛过去在这梦境里重现的未免也太过真实。他不由得怔怔得愣坐在那里,直到不知过了多久有些发痛的股骨神经才郑重其事得提醒他:自己只是睡觉时不小心翻身摔下床罢了。

        月永揉了揉一头睡乱的头发,不得章法的毛糙手法却无疑只是火上浇油——越揉越乱,月永的心情也一样,那噩梦就像是导火索,长久以来积压着的情绪瞬间如溃烂的沉疴,一时间月永感觉自己几乎快要窒息,坠入了失去重力的急速涡流般,恍惚间就轻易被囚禁于过去的桎梏中。本该美好的周日清晨,因这噩梦的缘故只让人感到适得其反,月永拍了拍脸准备洗把脸让冷水帮助自己清醒,虽然站起时倏地一刻身形有些踉跄,却也无暇他顾了。

        月永走进浴室,将毛巾一把丢进洗手池,拧开了水龙头,他无意向客厅瞥了一眼,稍显空荡的房间中,直入眼帘的是日历上醒目鲜红笔痕,而勾起的日期正是今天。

       “是我和他的百天纪念日。”

        月永自顾自补充道,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那个人,心里就蓦地盈起一阵温暖,他看到镜中自己不自觉弯起的嘴角,才猛地发现水已经快溢出池了,月永忙低头将水龙头拧紧关上。拿起毛巾闷在脸上,低低地笑出了声,噩梦带来的不快瞬间一扫而空。

        匆匆整理好仪表后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小时,月永打算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得坐在沙发上回忆自己与那个人的过往。他明白的,那种小概率的事情只是可遇不可求,以“缘木求鱼”来比喻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仅是遇见就已经用去自己一辈子的好运,能到如今这种程度,就算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不、即使突降厄运生命在明天就结束也毫不奇怪,倒不如说——他求之不得。

         “我是不会放弃的,因为还有你在嘛。”

        月永无数次都是怀着这样的想法继续前进的,那是个月亮般的人,就像刺破黑夜的洁白箭矢一样,为自己的深渊照进了一束光,他确信的认定着。

         “——因为比起音乐,我更喜欢你。”

        不一会儿身侧手机传来振动,月永顺势瞥了一眼时间,这才终于想起带上最重要的东西,那是一个天鹅绒小方盒,他虔诚得捧起献上一吻,又小心收在口袋最里层,深吸口气回过对方信息便放心的出了门。

        地点约在咖啡厅,月永也想学着做一些和普通情侣在一起时会做的事,就算难免误入俗套,但也确实这是最可行的办法了。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合适到交出那重要的物品,将它带在那人无名指上也顺理成章。月永暗暗想着,下意识摸了摸一侧稍鼓起的口袋,没有系错纽扣,扎起头发的高度也很完美,他看向正朝自己走来的恋人,一头如沐月光般的银发、深邃的青蓝色眼瞳,像带着吸引所有人注意的魔法,又说不定是个魅力十足的怪盗,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偷走了自己的心?

         “也许只是我们之间的共鸣根本停不下来。”

        月永更喜欢这个解释,一定早在宇宙深处,在外星人都还没有产生理性的时候,就已经心有灵犀了。大到寥寥数笔可勾勒出的轮廓,小至纤细而微微轻颤的睫羽,视线中只铺天盖地的囊括了这一人,月永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两人一起在咖啡厅聊了天,又水到渠成得去看了场电影,一切都刚刚好,今天是他们的百日纪念日,“在今天一定要……”月永暗暗攥紧拳头告诉自己。他抬眸看了看就在自己身后等车的恋人,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那时:

       “’自从与你相遇,我的每一天都过的很快乐,我的青春生活是如此闪耀,闪耀到我都要看不到其他东西了,如果将我们的回忆一个一个写成曲子,大概一辈子都要写不完。’那是属于我们的魔法时间,就算所说出的话语也将变成温柔而残酷的咒语,但谨以此刻——我要用我最真实的愿望起誓:’你想做什么呢?总是一脸不满的你,要怎样做才能让你露出笑容呢?’”

        这该算是怎样的回忆呢?月永也不清楚,学生时期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大改变,当然那人也是,也许只是一起经历的事情更多了,相处起来的心境也产生了微妙的不同吧。

        不过自始至终,也只有这一人、只为这一人罢了。为了守护他的梦想——就算以此身为燃料也在所不惜,那时的自己就保持着这样的觉悟,但他断然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倾注着百分之二百的感情向那人发问:

        “——拜托了、告诉我吧,濑名!”

        他现在也想得到一个答案。

        与此同时,月永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方盒,旋身单膝下跪等一系列动作连贯的做出后,视线却正对上与自己做出同一反应的恋人。

        “诶?!”

        此情此景两个人不由得都怔住了,半晌,月永眼睁睁看着向来最自持的恋人脸色通红的站起,却也忘记自己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直到恋人伸出手来拉了自己一把,这才心神归位。可月永又细想了想方才恋人和自己相同的举动,自己的目的是——他不敢确定想法,又扭头看了看已经耳尖都红的滴血的恋人,正想组织下语言继续表明自己的心意,握了握手欲将其递上,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踪影,月永心下一急,忙想开口解释一番。

        “啊……那玩意儿我先收下了,喂!拿好啊笨蛋!”

        手中附着方盒的红绒触感柔软得不太真实,月永很怕会不会稍收紧些就会化作泡影消失,这是……恋人以不太温柔的形式强塞进手中的,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缝,又互相确认了眼神,两人便一起打开了各自手中的小方匣。毫无疑问,陷于填充物间,正散发着独属于这一矿物的光芒,月永换了下角度隐约可见内侧的刻字——“是我们的名字。”

        月永不太会说话,他只知道他现在开心的要命,他现在就想将自己准备的戒指为恋人带上,他抬首看向恋人那侧,却发现盒中赫然静置着一个金属的可乐瓶扣。

      “可真有你的啊……”

        面如菜色的恋人正要扔下盒子发作,月永才后知后觉得想起来,因为担心关键时刻掉链子,戒指被自己挂在脖子上了,虽然还真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循循善诱道:

         “哈哈☆那只是前戏而已,快把眼睛闭上哦~”

        恋人微不可察的轻蹙起眉尖敛了敛些许不快,却仍是将信将疑得依言照做了,“因为太好看了,凶起来的时候总是很有魄力呢,不过我果然还是想看他开心一点的表情~”月永如此腹诽着,他将坠在一根细绳上的戒指小心取下,月永带的时间有点久,有着不轻分量的戒指此时已经是和他体温一样的温度了,他又有些笨手笨脚的把戒指带在恋人的无名指上。

        戒指凸起纹样的手感异常的好,揉捻摩挲间简直令月永爱不释手,他又握紧了紧濑名的手,是与迄今为止一样的温度,可月永还觉得不够,他思忖片刻,不顾恋人因羞耻心有些抗拒的举措,不假思索揣在自己心口位置,要捂热才肯罢休。

       “稍微变得有点暖和起来了呢~真不错呀。”月永不禁这样想到。

还是和朋友一起玩的宝石人cp表(???)
不得不说我画的好乱(←

随手摸了一个文乃姐姐,是没有围巾的那种…超————————喜欢她…。

     揭开悠远辽阔的蔚蓝苍穹一角,如洗般纯净的色彩逐渐为海面着色,尚未褪尽的碎星摇摇欲坠,沉入海底,散出金色的、温暖而柔和的光明,仿佛溶化了一团炽热的太阳。远方是海天一线的墨蓝,晕开了溅落的星芒,填充进愈浅至透明的浅蓝色里。从上到下看,是极致瑰丽的景色,岬上开满了金色的银莲花,当风起的时候,漫山遍野会飘起花瓣。浓郁的芳香,与星光一同落进海中,摇曳如轻舟,打湿后香气却更甚。

     琉璃天际下的记忆,是毕生不曾忘却的、梦一样的景色。

垃圾环描,吹晴人先生用的(。)

监狱塔剧情我能啃十年!你游男朋友苏的要死…。

鼓着海风的白帆,盛着财宝的木箱,袖口刺绣的玫瑰花,耳垂忤逆的十字,钟声会响彻于此,伴着知更鸟的歌与赞颂女王的诗章。
不列颠,荣光与你同在。






意识流的几行生贺,英英生日快乐!